东莞“暴力”手机店野蛮生长 集结打手强卖联合抗法

  • 评论关闭
  • A+
所属分类:行业新闻

东莞“暴力”手机店野蛮生长 集结打手强卖联合抗法

这些手机店屡屡和城管发生冲突 王俊伟 翻拍

集结打手暴力强卖多店联合嚣张抗法

文/羊城晚报记者 唐波 实习生 余莲慧子

10月28日晚上,在莞务工的吴文涛在莞城西城楼大街的一家手机店遭店员群殴,他的几名亲属更是被打得头破血流。令人震惊的是,被打的原因竟是:买 到劣质手机想退货!而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吴的遭遇并非孤例,仅今年9月以来,类似事件在东莞高埗、厚街、凤岗、塘厦等镇屡屡发生。

羊晚记者调查发现,“暴力”手机店在东莞野蛮生长,这些手机店均存在以假充好、虚造热销、强买强卖等诸多乱象,甚至公然殴打顾客、暴力抗法。包括公安、工商、城管等执法部门均感到无力,是谁给了这些手机店这么大的胆子?

买到劣质机退货被群殴

昨天,在东城人民医院的外科病房内,吴文涛回忆起数天前发生的一幕仍心有余悸。今年国庆期间,他在莞城西城楼大街的一家手机店购买了一台价值几百元的手机,但10来天就出现故障了。于是在10月28日这天晚上,他跟妻子一同前去手机店讨说法。

“因为质量问题,对方先更换了一个跟原先型号完全不同、内存还明显变小了的手机来敷衍我,被拒绝后,店员就开始不停对我们进行辱骂,双方发生口角,十几个男店员就对我动了手。”吴文涛一看势单力薄,就通知了表哥等亲戚过来,没想到这时店内二十多个男店员一起围殴他。

吴妻报了警,经过莞城公安机关协调,晚上9点多,夫妻两人与手机店主达成口头协议,先送伤者去医院验伤再到公安局处理。“就在协商过程中,当着警察 的面,还有几名店员几次抡起钢管又准备动手。”吴文涛说,后来他们去医院检查后,警察离开了,没想到就在回家的路上,突然又窜出二三十个人朝他们袭来, “当时我只觉得脑壳一蒙,然后血流得满脸都是,醒来时候就在医院了”。病例显示,吴文涛全身多处受伤,而表哥郝明剑的左肾被殴出血。

目前,莞城东正派出所已经对此立案,并行政拘留了8人,处以500元/人的罚款,拘留日期为10天。

多家黑店联合暴力抗法

因手机而遭殴打,吴文涛并非首例。

厚街镇康乐南路手机店林立,而厚街派出所王灿辉副所长出示的一本出警记录本,更密密麻麻地记录着类似案件。这其中绝大部分都是今年以来,康乐南路一 带发生在手机店相关的警情,如强迫购物、欺诈销售等,总共有近100起之多。“我们有时候一天会接到五六个手机店方面的警情。有时,就是民警上前制止手机 店里的纠纷,手机店店员根本不听。为此,今年以来我们厚街派出所查处了4起妨碍公务的行为,总共拘留了8个人。”

厚街城管分局统计显示,去年以来该局针对手机店执法,发生大型冲突有5次。厚街城市管理综合执法分局副局长邓宏贵回忆,在一次对手机店的执法过程 中,该分局一名队长的脑袋被打破,一个队员眼角受伤缝了五针,另外一个队员颧骨打裂骨折,其他的执法队员被拉拉扯扯,均出现擦伤与衣服拉破的情况。

此外,这些手机店表现得格外“团结”,甚至出现了跨镇手机店共同抗法的局面。邓宏贵说,往往这一家店出现执法遇阻,相邻几家店很可能有一个工作群,会在群上面呼叫一下,其他相邻的几家手机店都会派多人过去助阵。

2014年11月13日一段厚街城管执法的视频记录显示,一名涉事店员对着前来执法的城管队员说道:“你不要以为我们手机店会怕你,这条街什么都没有,就手机店最多,我们那么多手机店,怕你呀!”

“手机店的逻辑是,一个店打不过执法人员,那我再开一家店在那里,我两家店打你,我就不信打不过你,两个店合起来,六七十个人。”一名业内人士透露说,在一次厚街手机店联合对抗、殴打城管的过程中,为了壮大声势,樟木头的许多手机店还派人前去支援。

乱象调查

A 店员当托 假扮顾客

记者跟随知情人士小雷(化名),来到塘厦花园街一间手机店暗访。当时该店正在马路边搞促销游戏。小雷告诉记者,一起玩游戏的都是该店店员,并没有真正的顾客。

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说,让店员假扮顾客已经是潜规则。以砸金蛋抽奖活动为例,店员假扮的顾客会跟真顾客一样,去玩游戏砸金蛋,然后买手 机,以吸引真顾客。但在买单时,假顾客通常会以刷卡的方式,“反正他又不刷钱,在按密码,随便一按,然后签名,真客人什么都不知道,等晚上下班的时候,这 个单作废。”而通常砸金蛋抽奖,一般砸到一等奖都是手机店自己人。

B 抽奖促销 暗藏陷阱

砸金蛋送惊喜,砸到什么买什么!奖品一般是:惊喜一,苹果6一台,须付1099元购买。惊喜二,品牌智能手机一台,须付999元购买。惊喜三,笔记本一台,须付200元购买。惊喜四……

一名曾参与该活动的报料人卢先生介绍,各店奖品大同小异,除了惊喜二之外,其余的各项都很实惠,当时就试砸了一个,砸中的却是惊喜二,只得吃哑巴亏掏钱买了一台“品牌”手机。令他没想到的是,和卢先生同去的两个同事,砸到了仍都是惊喜二。

对此,曾在厚街镇多次查处过类似手机店的厚街工商分局经检股副股长谢健钧分析指出,这些手机店销售故意隐瞒了中奖概率,没有将中奖概率告诉中奖人员,导致在抽奖过程中,可能某一档次的中奖概率特别高。

C 强卖强买 不买就打

抽中并不实惠的奖项可以不兑奖吗?答案是否定的。

“把有钱赚的奖项设置得最多,顾客轻易就能抽中,如果怀疑手机质量差不兑奖,那就会有麻烦。”

高埗市民阿友就是其中一例。上周四,他在当地参加一家手机店的抽奖活动,抽中的正是惊喜二,即付999元购买一部品牌手机,当时阿友觉得不对劲并不 想买。“他们(手机店员)要逼我买,我说我没钱,他们说没钱可以刷卡,我说卡也没有,他说那你就走不掉,‘我们这个规矩不能坏’。”阿友只得被迫掏钱买下 手机。

谢健钧指出,原则上来说,消费者可自由选择兑奖或者不兑奖。但是这里的部分经营者采取暴力措施,要求消费者必须进行兑奖。

D 以假充好 高仿高价

阿友的遭遇并没有结束,回家后上网查询,他发现自己被迫购买的并非正品手机。

“那山寨机本来就值200多元钱,我查了那个系列的手机,根本就没有上400元的手机,你强制要求买也就罢了,但是你不能拿一个假小米手机来骗我 吧。”第二天,阿友带着两名老乡前往手机店讨说法,“我说要么换一台正品手机要么退钱,手机店里面就来了一个人,他说这件事情他说了算,不答应解决,他就 在店里面叫了七八个人来打我们。”

阿友的老乡阿国虽然和另外一名老乡站在马路上,但仍有数人把他们推进手机店内殴打。记者在高埗派出所门口看到阿国时,他的头上有伤,肚子外面的衣服还被踹了一脚的鞋印;而阿友T恤的领口在厮打中被扯烂。

谢健钧坦言,工商分局在查处时发现,许多打着小米商标的手机及配件事实上质量低劣,经过商标权利人鉴定以后,确定这些都是侵权商品。

E 分期付款 实为骗局

今年国庆期间,高埗镇邓大叔的儿子阿浩在高埗振兴南路一家手机店买了部手机,店员通知他下午去店里再免费领取一部手机。“说是买一送一。”当天下午,邓大叔陪同儿子一起去店里。店员告诉阿浩,拿出身份证来复印资料,并且在一张写字的纸上签名。

这是一份分期付款合同,首付0元,这就是所谓的“送手机”,阿浩发现不对劲后,当即提出反对,没想到遭人暴打。“那个女的(指手机店店员)抓到我儿子按住就打,后来又出来八个人,把我儿子打在地上”,邓大叔事后发现,当天上午购买的手机也是一部价格虚高的杂牌机。

分期付款到底有什么猫腻呢?知情人士介绍,阿浩要签的可能远不止一份协议,手机店还会以0元购为诱饵,要顾客签四五家公司的分期付款协议,最后就会有多家公司找顾客还款,有的直接银行卡代扣。

weinxin
我的微信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